芥子 第42期 42

芥子42期-時空相遇的福份 (下)(郭子文)

時空相遇的福份 (下)

郭子文

 

——西班牙之旅後記和感言——

這次旅行,能看到這麼多我心靈能 體會的事務,讓我特別感到有福。



從聽道,受洗到成長,受到很多耶穌會士的培育。從袁國柱神父那裏最初學到的是認真,自律。以後自覺,自決,到自由,是一個系統裡,循序漸進而來的。沒有自律的自由,最多也只像浮萍一般,隨波逐流。能夠在五十年後,踏在巴斯克土地上,來緬懷我那律己甚嚴,待學生卻又無限耐心的初學導師,是我的福份。

早期歷史上,西班牙不斷被四周強權侵犯,統治。在時與空的磨難下,成就了他們堅貞的宗教信仰,和自愛自重的民族性格。我對歐洲歷史並不熟悉,只知道戰亂紛紛,有如我們的戰國時代。這次近距離的接觸,仔細認真地聽導遊講解,設身處地的體會他們民族在危難中,拼死一搏的感受。Covadonga的戰役,彷彿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能夠跨越時空,跨越文化,對另個民族的精神有些許了解,我感到很幸福。

西班牙人自羅馬帝國時代就昄依天主教,時代久遠,根基深厚。宗教文物的珍藏豐富,宗教慶典的隆重,都給我很深的感動。來自於各方的朝聖人潮,一起在古老的教堂裡,誦經,詠唱,進香,望彌撒。擁有同樣一個時和空都不能分隔的信仰,屬於同樣一個因時空延續而成就的傳統,為我們,這是多大的福份!

來到亞味拉(Avila),能從山坡上,清清楚楚地望見到 大德蘭 初入的隱院;親眼目睹她的手稿,手指舍利;踏進她出生的房間;在她的小堂裡祈禱.....。這一切,發生在五百年後的今天,可是好像時空已經不能分隔我們。這樣的臨在,為此,我這如此遲來的訪客,確實感到莫大的福份。

由於時和空的侷限,常使人和自己,人和別人,人和事情,銜接不上。更嚴重的,或許是覺得自己和天主也銜接不上。有時是因視若無睹,有時又因充耳不聞,這種「失之交臂」,或是「雞同鴨講」的境遇,恐怕人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大家或許容易有相聚的緣分,卻不易有心靈相通的福份。 或許人生裡的憾事,很多就是這樣形成的。

就如同每當有重大考古發現,都會令人振奮,因為它能把我們的過去和現在,跨過時空,銜接起來一些。我覺得,修和(告解)聖事,在某個層次上來說,也就是把我和我的過去銜接起來,所以,是個很值得振奮慶賀的事。一旦人與人,或與自己,或與事修和過來,都會讓人如釋重擔,興奮不已。每當事情能連結起來,縫隙裂痕消失,彼此之間就有了「臨在」。能彼此臨在,就能彼此融合,動態生命於是而生,那真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怎樣能成就這樣美好的福份呢?好像,不全是被動,也不是全靠主動..........

         就如童女和她的油燈,一邊盡心準備,一邊專心等待。

         敲門的時候,燈裡有油。

         水到渠成,是何等的福份!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
名字:海星

再讀 你的 文章, 我想題目當時應該改為:【跨過 時 空 的相遇】, 是吴述中的【谈谈人生】文章中高维次空间的境界。

名字:子民

寫作原意是,當時與空碰撞時,communium油然而生,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福分。並非在強調“彼時”和“此空”的跨越時空的

名字:子民

(續中斷的留言)寫作原意是,當時與空碰撞時,communium油然而生,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福分。並非在強調“彼時”和“此空”的跨越時空的碰撞。所以,原來的標題,比較貼切原來的意圖。

名字:海星

谢谢你的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