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2期 42

芥子42期-德國坦克的最後戰役 - 記本篤十六世的坎坷任期(耿慶文)

德國坦克 的最後戰役 - 記本篤十六世的坎坷任期

耿慶文

 

這場好仗他已打完, 但是,勝利還未在望.....

最近因宣佈自請退位而震驚世界的德國裔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擔任羅馬教廷信理部部長時,由於作風強勢,在梵諦岡一向有「德國坦克」的稱號。而他極端保守的神學觀,加上擇善固執的個性,擔任教宗以後,許多梵諦岡觀察者及歐美神學界,又戲謔的給他貼上「天主的德國忠狗」 (God’s Rottweiler)的標簽。

回顧八年前,當本篤十六以78歲的高齡接任教宗時,教廷內外幾乎一致認同他是繼承若望保祿二世宗座的最佳人選。眾所週知,本篤十六是前任教宗的追隨者和崇拜者。而若望保祿二世也不僅多次公開推崇 約瑟夫。拉辛格 樞機主教(本篤十六的本名) 獨到精闢的神學論述,更賞識他理部長任內堅守傳統教義和維護教會相關紀律的許多雷厲風行的措施。雖然當時教會已面臨著許多內部問題與外來挑戰,但大家都相信這兩位惺惺相惜教宗的無縫交接和理念承傳,可以使梵諦岡這艘古老的巨艦把穩既定的航線,繼續乘風破浪,一往直前。

單就神學造詣和文采而論,本篤十六確實是一位卓越的學者和牧靈導師。他接任教宗後發表的第一篇通諭「愛與仁慈」,以雟詠優美的詩體闡述基督內愛的真諦,深入人心,風靡一時。而他的三本著作:「地上的鹽」,「天主與世界」及「世界之光」,清晰且生動的闡述基督生平事跡與受難的啓示,為普世教徒和全人類樹立愛德與信德典範。成為現代天主教教義的經典作品,受到教會內外各界的重視與好評。

但是這位學者型教宗的八年任期,卻只能用充滿坎坷,倍受煎熬,而到頭來卻乏善可陳來形容。美國科恩大學(Kean University) 的歷史學家 克裏斯多弗。白利投 教授 (Christopher M. Bellitto, Ph.D.) 比較研究了歷任教宗的時代背景,人格特徵和任內建樹所得的結論是:本篤十六任內的成就,在教會史上只能用微小而內斂來定位。因為這位教宗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有自己的心靈世界,而且非常內向。

本篤十六接任教宗之初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也是他最想有所作為的,應該是開宗明義,重新且從嚴地釐定天主教神職人員的思維言行規範。並徹底理順,必要時清除,傳統主義論者所指責二次大公會議造成的教會內部混亂與分歧,包括對彌撒禮儀的衝激和許多過份超前的世俗化變革。

60年代的二次大公會議開啓了天主教會朝向現代社會改革的大門。改變了許多教區管理和彌撒崇拜儀式。其中最明顯的有:彌撒改用地區方言進行;教友開始分擔部份教區的行政與福傳任務,而修女們也不再只限於在教會學校或醫療機構服務,可以走出修院,從事各類社會慈善工作。

本篤十六曾下令重新翻譯制定英文版的彌撒經文,使其更符合拉丁文原文的真意。同時不隱瞞他對16世紀以來沿用的特利騰(拉丁文)彌撒禮儀的欣賞和懷念。 有愈來愈多具有傳統派色彩的神父們受到鼓舞,已經開始在他們的教區恢復採用拉丁文彌撒。 除了對彌撒形式上的「再改革」外,本篤十六也從不猶豫地施展教宗權柄,以維護天主教會的現行體制。澳大利亞的 威廉姆。莫瑞斯主教(Bishop William Morris)只因為在一份牧函中討論已婚者和女性擔任司鐸的可行性議題而被本篤十六撤除了主教頭銜。而去年羅馬教廷更毅然的將非法祝聖了一位女性為司鐸的美國籍 若毅.伯金斯神父(Rev. Roy Bourgeois) 逐出教會。益有進者,本篤十六獨排眾議,史無前例的取消了曾因公開反抗凡二會議決議而被逐出教會的四位法國保守派主教的驅逐令,準許他們重返教會,並恢復了他們的神職。但未料到這四人之一否認二戰時期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的言論在網路上被大肆轉載,使得全球各地猶太人群起嘩然,抗議這位德裔教宗有反猷情結。另外,本篤十六上任之初,於2006年9月赴德國芮根堡大學講演時引用了中世紀拜占庭教派一位皇帝的話,直指回教先知莫罕默德教導信徒一手持劍,一手持可蘭經的傳教手段邪惡而非人性。這次講演被斷章取義的報導出來,使得梵諦岡與回教世界的關係跌到谷底。並造成一位意大利籍的修女在非洲被回教暴民淩辱殘殺的慘案。雖然事後本篤十六公開道歉,並解釋他當次演講的主旨是希望以最坦誠的態度與回教界展開互相尊重的對話。他接著以行動表達誠意,特地赴回教國家土耳其訪問,並前往回教聖地藍色寺院 (Blue Mosque)與伊斯坦堡教區的回教大教長並肩祈禱。但是覆水難收,近年來世界各地基督徒與回教徒間的衝突,卻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凡此種種,讓那些自認為凡二會議後受到壓迫的傳統主義論者歡欣鼓舞,視本篤十六為恢復天主教會昔日風采的英勇十字軍騎士。但是教會內的諸多自由主義分子卻感到這位教宗對他們的意見和訴求漠不關心且欠缺包容。英國倫敦發行的天主教週報駐梵諦岡記者 羅伯特。麥肯(Robert Mickens)評論本篤十六退位的消息時寫道:「他留下了一個更加分裂的天主教會。大多數教友有被疏離感,........。很多教徒日常進堂時都在懷疑當今教會運行的方向是否正確?他們感到現今教會內的分歧比八年前更加嚴重了。」

如果有壓垮本篤十六的最後一根稻草,那可能是去年他的一位貼身僕人因偷竊教宗的私人文件而被羅馬警方逮捕。這些文件的內容旋即被意大利媒體以爆料的方式發表。對於一向內規嚴格,對外諱莫如深的教廷來說,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打擊。 這種僱員的背信與背叛行為,在教會史上也屬首聞。 紐約時報就評論說這一事件反映出梵諦岡的文官體制與管理似已失序,甚或失控,而使教廷這艘巨艦在大洋中隨波漂流。

歷史不會重演,但能為現世提供智慧和借鑑。 六百年來第一位教宗自請遜位絕非偶發事件,不能等閒視之。仔細檢視分析天主教會的演變和近年來所遭受的內外衝擊,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不論本篤十六的支持者或是批評者對他自請遜位的決定都齊聲讚揚,譽為濬智,勇氣和高尚的表現。誠然,這對年邁的本篤十六或是一種解脫,而對梵諦岡則是一個契機。教會的發展已經到了歷史的轉捩點。一粒麥子落到地裡死了,才會結出更大的收獲。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歷史的必然。



《梵諦岡觀察》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