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1期 41

芥子41期 – 「原罪」的淺見(趙世熙)

「原罪」的淺見

趙世熙

 

今年小會北美分會共融營在北加州灣區舉行,共融營的營標是「在井邊,耶穌遇見這個婦人 … 」,營址座落在 Menlo Park 市內 Vallombrosa Center, 在北加州擁擠的許多城市中,這個中心居然能有這麼一片寛廣,安靜,又幽雅的環境,再搭配北加州不冷不熱的好天氣,真是一個理想的共融營地。

共融營在七月三日下午報到後,正式開始。開場重頭戲則是從第二天上午的分享開始: 分享的第一個主題為「中華文化與基督信仰」,總共包括三講:分別是長安領頭的《神學哲學篇》,文漣接棒的《藝術文學篇》,最後由建德收尾的《生活靈修篇》。長安,文漣和建德他們三個人很真誠的用這三講,開啓了「中華文化與基督信仰」這個藏寶窟裡的三扇窗戶。非常感謝他們三位,投入無窮的心力準備,在短短的三個小時裡,把各自領域內的精華,端出來與我們共享。這三講所涵括的層面,內容和深度,引起相當大的共鳴。我卻很汗顏,一時無法全數吸收和消化。

建德在《生活靈修篇》的講題內曾提及「原罪」。我對「原罪」的認知是很膚淺的,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是在高中時,那時我還在跟聖家堂高道興神父聽道理。經過這麼多年以來,就我記憶中,對「原罪」由來的了解是,我們人類的老祖先,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裡,經不住魔鬼的誘惑,背叛了天主,做了不應該做的事,天主知道後,很憤怒,也很失望,就收回了給亞當和夏娃特許的恩典,將他們趕出伊甸園。從此,這個「原罪」就從人類的祖先一代一代的承襲下來,一直等到主耶穌基督為了人類的救贖,來到世上,受盡苦難後,犠牲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方才洗脫了人類的「原罪」。

「原罪」這兩個字,可能因為帶有這個「罪」字,對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基督徒而言,「原罪」是一項很冷門的研討題目,就以我自己為例,自從高中受洗後,記憶裡,我就不曾參與過「原罪」的討論。「原罪」這個主題似乎被歸屬在一個特別的禁區裡,在禁區裡面,甚至還可能佈滿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地雷,因此,對這個不討好的題目,只要能不去碰它,就不要去碰。也因為這種鴕鳥心態,我在「原罪」這題目上的免疫能力是十分脆弱的,針對非基督徒或其他宗派基督徒對「原罪」的置疑,我根本無法有效去辯駁的。這個弱點或許多少呼應了建德在他《生活靈修篇》一講裡所提到的 -- 「原罪的道理有時成為華人歸主的絆腳石」。

至於「原罪」這個說法到底出自那個時代?建德在《生活靈修篇》的「早期教會對耶穌救贖的認識」副題裏面曾提到: 它是由西方拉丁教會發展出「原罪」的説法,耶穌把我們從「原罪」中救贖出來。所以當年我跟高神父聽道理,他對「原罪」的講法很可能也是出自同一個出處。那麼「原罪」的説法應是在耶穌受難以後才發展出來的,因此福音裏沒能明顯找到「原罪」這樣的説法,是可以理解的。是嗎? 但是是否有可能在福音某個章節裏隱含「原罪」的意思? 這就有待查驗了。

建德在《生活靈修篇》那一講結尾時,還提出六個“討論分享題目” 做為暑假作業,其中一項是關於「原罪」的,如果耶穌認為人有原罪的話,祂在瑪竇十九:16-21 [富少年求永生],瑪竇五:1-12 [真福八端],瑪竇二十五:31-46 [公審判 ],和若望六:32-51 [生命之糧]裡的談話會有什麼改變?

我膽敢的提出個人浮淺的看法 --- 我認為不會變。讓我們想想,天主父將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降身成人,來到人世,為的是要完成救贖人類的大業,天主愛我們,是無可置疑的,祂送耶穌來到世上,也是為要教導我們什麼是愛,愛誰,怎麼去愛,至於人是否有胎記,有缺陷,或是有原罪,祂依然是愛我們的,這和耶穌來到人世的使命是完全沒有衝突的。你們認為有道理嗎?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名字:跑路鳥

絆腳石常是個謎思。絆腳石完全可以是塊墊腳石。

一塊石頭,放的地方,常能決定它的功能。

在馬路當中放塊石頭,阻擋去路,就是塊絆腳石。
在溪水當中放塊石頭,助你跨水而過,就是不可或缺的墊腳石。

一聽到我是“罪人”就反感的,“原罪”這個辭,果真像是塊絆腳石。
然而,“原罪”其實是塊墊腳石,有了它,才有了“救贖”,於是能夠到彼岸。

尚未意識到“原罪”的人,不會領會自己需要“救贖”。懵懵然,也不會在意是碰上哪種石。
知道自己有”欠缺“,但不能被說有“原罪”的人,拘泥於文字,才真的有了絆腳石。

教會,神學家等等,列出種種教義,教理,信條。這樣把信仰,教會規矩等等,統一運作並設法一一闡明清楚。目的是幫助信徒在信仰的道路上,有所跨越。這些該是為大眾提供的墊腳石。

絆腳石的問題,並不限於宗教一個領域。

假如我們一昧拘於規章和形式,而忽略了裡面的精髓意義,使來幫助我們的東西,變成阻擋我們的東西,豈不是把墊腳石翻轉成為了絆腳石?

文學,數學,藝術,運動,同樣講求方法,技巧和規則。它們不外是幫助我們有所精進發揮,是交給我們作墊腳石的。然而,太專注於方法,技巧和規則,而忽畧了自發和創作的精神,那些方法,技巧和規則,就變成了限制創造發揮的絆腳石。

生活上,我們也常覺得一再碰上絆腳石,為此苦惱。如果能常保持一種平衡開放的心態,就會領受到一種智慧的靈感,知道把絆腳石挪一挪,讓它搖身一變,成了助你一臂之力的墊腳石。

做自由人,或是為奴,儘在一念間。

名字:海星

原罪還有一個外號: 叫做 the “Happy Fault”。

建德在共融營的生活靈修講座中,提到早期教會對耶穌救贖的認識,“原罪是西方拉丁教會發展出的一種說法,耶穌把我們從原罪中救贖出來。”

至麗

名字:卋鐘

「原罪」是某群頭腦發燒的教會人士的人造神學。
「原聖」才是聖經及耶穌的教導。君不見天主是如何造人的?

創1:27-28 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天主祝福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各種在地上爬行的生物! 」

瑪18:3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變成如同小孩子一樣,決不能進天國。」

多默福音4 耶穌說:「有位長者,他毫不遲疑地去請教一個七天大的嬰兒關於這生命之所,他將充滿生命,因為在先的將與後來的合洏為一。」

只是「原聖」來到這冥頑世間「受點磨練」。多默福音7 耶穌說:「人性吃掉獅性,獅子就變成了人,那是受祝福的。可是這獅子就要吃掉這人了,這人是該當受咒罵的,但最終獅獸之性將會轉為人性的。」

若有人再放「原罪」的理論厥词,就當他是獅獸之性大發。吃掉牠,讓牠變回人性。

卋鐘

名字:世熙

放在儲藏室内那麽多年,都没意願去碰的題目。這回因至麗姐的邀請,本準備換個題目的,想了幾天,該來的就不該躲避,所以就抛了塊小小的石頭到水潭中,並不想激起什麽大的波動。

誠如建德在“生活靈修篇”的“早期教會對耶稣救贖的認識”副題裏面曾提到: 【原罪】是由西方拉丁教會發展出的一種説法,耶稣把我們從【原罪】中救贖出來。自從主耶稣基督來到世上,為了人類的救贖,受盡苦難,犠牲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洗脱了人類的【原罪】。既然人類的【原罪】已經被洗脱了,那麽主後的基督徒們便不必要再承擔【原罪】的負荷了。

名字:跑路鳥

謝謝世熙這個原作者--真人的及時出現。
四兩撥千斤,三言兩語,就把乖戾化為祥和。

芥子“留言”欄,應該是個理性,寬容的公開論壇。
大家可以自由發言,卻不該讓人感到壓力,產生不安。

這是我又一個對芥子的期望。

名字:mushiner

「原罪」是我拋出的一個有爭議性的議題,所以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是理所當然的事。跑路鳥姐大概第一次看到世鐘的發言,所以很不習慣。其實世鐘喜歡開玩笑,沒有什麼惡意。

對於跑路鳥姐絆腳石或是墊腳石的討論,我覺得蠻有意思。不過在討論「絆腳」或「墊腳」以前,我覺得我們要有一個理解,亦即不能把教會有關「原罪」的教條,和一般人所關心的「世上為何有罪惡?」以及「人為何有作惡的傾向?」二者相提並論。後者是普世共同的關懷,前者是教會發展出來解釋後者的一個特殊的理論。我覺得一個人如果能夠從反省後者的過程中,領悟到人必須超越自己、歸向上主,那麼後者的確是一個墊腳石。至於前者嘛,教會在特倫多(Trent)大公會議所頒布的「原罪」教規,不是規章形式與精髓意義的問題。如果是那樣,問題就好解決了。我希望後來有機會跟大家再分享多些。 建德

名字:跑路鳥

建德:謝謝你的解釋。說的沒錯,對於叫陣叫罵等反射性的語言文字,我很是不習慣。

在這個社會裡,常常看到充滿暴力的肢體語言和文字,它讓我很不安。
另一方面,又常看到似是而非的鄉愿言辭,人云亦云,面面俱到,唯獨立場缺乏,也讓我不安。

如何能在生活中,每一個境遇中,不卑不亢,表達得恰如其分,不正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名字:卋鐘

耶穌對我們教導都是以整體大靈的的益處為依規,為我們所指引的都是要我們回歸天國之路。他的警語時而感性,時而尖銳。動人心弦及"叫陣叫罵等反射性"的語言文字在正典及典外的福音文字俯拾皆是。

在學習耶穌的這些教導時我儘可能地以原文(希臘文、科普特文、希伯來文、阿辣美文)及其文化背景來深入解,並以詩詞唱和,多年下來我腦裡充滿著主耶穌的教導及表述,所以在表達上難免得會帶點學得不像的口氣,請海涵。

其實我是一個耶路撒冷教會的門土,對保祿教會中的許多說法不認同但也不想辯駁,只是耶穌說: 「愛你的兄弟如同你的靈魂,保護他如同你眼睛的瞳仁。」所以我基於愛護眾靈的理由,上回多說了幾句。最近和建德及幾為小會朋友有些交通,所以可能還能包容,不能包容的,我歡迎私下討論(dcben0@gmail.com)。但請因主耶穌的教導無生分地交流為禱!

(瑪11:15-19;路7:31-35)
一世惛懵未識賢,恰如童子聚街前,
為君吹笛不愉舞,獻客哀歌無顧憐,
名宿封齋精怪辱,福音結攬罪儔牽,
拱璧英才具正慧,懷珠智子顯真詮。[但智慧必藉自己的工程彰顯自己的正義]

共勉!

卋鐘

名字:跑路鳥

謝謝包涵。沒有攻擊的意圖。也許只是個人對剛柔兩種手段,有不同的取捨。
再者,也可能因為我是個“外訪”,對小會目前的文化,不甚瞭解,因此就一個訪客的感受,表達一下,並不足以怪。
我大概也是基於”整體大靈“的考量才會來反應一下。或許,我的世界觀還是太小,包容力欠缺。這個只有待我自己繼續努力。
就此打住。謝謝理解。

名字:卋鐘

幾天前我和建德寫信說:

"打從1977春退伍踏入社會, 我就參加台北神修小會的聚會, 直到1980夏離開台灣。三年多下來多少知道些神修小會的宗旨, 對小會在某些方面的精神號召挺認同的, 並也與一些台北的老會員建立了些友情。三十多年來小會本身當然有不少變化, 但我從來就沒有很深入的參與小會, 所以嚴格說起來我只能算是長年的小會之友。

只是多年來我對較原始耶穌天國之道的學習, 已讓我的思維偏離所謂的正統天主教教理 , 神修小會可能是比較包容的團體, 有討論的空間。我覺得我這種小會之友的角色雖然怪異但還算自在。對我這種耶路撒冷教會門土的異類,【神修溯源】的材料若契合耶穌天國之道我當願與大家麗澤習修,討論中若碰觸到不符耶穌天國之道的人造神學,我也會如往常提出來,讓大家重新以福音的精神思量思量。"

卋鐘

名字:卋鐘

靈性永存於天恩之內,
你是天父所創生的靈,
任何的罪在實像之中根本不配存在,
原聖在實像之中是與生俱來,配給靈的。

耶穌對我們的召示,沒有一句不是對我們的靈在講話。正典福音中耶穌的每一句話是如此,典外的也有值得省思的。

耶穌說: 如果血肉之身來到世間是為了靈性,那是一件奇蹟。靈性毅然來到世間是為了肉體,那是一件奇蹟中的奇蹟。然而我自己驚奇讚嘆這樣的事: 怎麼會有這樣偉大而富裕的境界會來居住在這貧乏的境界之中!

耶穌說: 不論何時當你們生出那「在你們之內的」,這個「你們所擁有的」,她將拯救你們自己。
然而如果你們沒有那「在你們自己之內的」,這個「你們沒有的」在你們內,他將置你們於死地。

原罪在實像之中真的根本不存在,如果我們只想活在虛像中(不是天主的國) ,他將置咱們於死地。

但咱們是天父所創生的靈,這樣偉大而富裕的靈該怎麼生活呀?

卋鐘 共勉

名字:mushiner

嗯,這個實像虛像的說法,很有東方佛學的味道。如果我把自己的瞭解,用教會的語言試著重覆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這麼說:

天主依照祂的形象造了人,所以人性應當是美善的,就如天主是美善的;人性是自由的,正如天主是自由的。而人跟天主之間的關係也是美好的。這是我對世鐘所說的“原善”的瞭解。

由於人有自由選擇的能力,人可以選擇承行主旨地行善、或是違逆上主地作惡。亞當厄娃因為一度選擇違逆上主的路,破壞了人與上主之間和諧的關係。這是猶太人的理解。

我們教會的原罪說,依奧斯丁的說法,是人性被腐化而有了缺失(原罪)。所以亞當厄娃的子孫們,生下來,在他們的人性裡都已經有了缺失。我不懂的是,人性是天主按祂的肖像所造,如果這麼輕易就被外來事件所改變,那麼未免太小看天主了。

到了第十一世紀,聖安生主教聖師 (St. Anselm of Canterbury)對原罪提出了一個新理論。他說在亞當厄娃犯罪之前在伊甸園裡,他們享有天主所賜給的特別恩典,例如不用勞動,不會死亡等等。後來原祖犯罪,這個特殊的恩典也被上主收回。他們的後代不再享有這個恩寵。我不懂的是:如果“全人類”失去這個特殊恩寵的原因,是因為亞當厄娃犯罪,那麼因為耶穌的救贖之恩,難道無法讓“全人類”重新獲得這個特殊的恩寵,而要一個一個地來嗎?我想我們未免太低估了耶穌救贖的功力。

猶太人對亞當厄娃犯罪一事的瞭解,也是耶穌對此事的瞭解,更容易讓我接受。教會的原罪說,是為了解釋耶穌的救贖而發展出來的。但是我覺得耶穌的救贖,不必用原罪也可以解釋。我在共融營裡所分享的,就是一個嘗試。 建德

名字:跑路鳥

你這樣的留言,透露著開放的態度,表示有歡迎討論的餘地,是很令人欣慰的。我雖然不會參加“原罪”的討論,我還是願意把我跑路時,常看到的人生流程,簡單的敘說一下。

小時侯,盼望有權威人士,告訴我該怎麽想,該怎麽看。那時,很容易就被說服,相信別人的話。那時是天真無知,一個答案就滿足了。就像做算術,一加一,就等於二,不會多問。

大一點以後,見多識廣一些,開始有自己的想法。於是,對以往堅信不疑的東西,開始追究它的合理性,真實性。這時是探索開放,不會輕易滿足。就像做個研究項目似的,一個題目,會引出更多的題目。“項目”可以收場,題目可是會老懸在心裡。

有人老了以後,自己以為真的太見多識廣,不自覺地用權威的態度,給人指示途徑。你有問題,他就給個答案,叫你就相信它,照著去做就是。這時是封閉愚昧,以為自己擁有全部真理,因此,非常自信。就像古時的帝王,太相信自己高於一切,以至於臣民無法對他說出真相。

如果我們能對教會教導的東西,拿來研究研究,追究一下它的來龍去脈,會是一個好“項目”。在研究過程裡,引出來的各種問題,正也是我們深化和淨化信仰的機會。對事情常抱著一個開放的態度,我們才會進步。反之,對問題的追求,用一個答案就能滿足的,那多半是個活力缺乏的慘澹生命。人生的多彩多姿,就在於“虛”和“實”的難捨難分,就像是那一枚銅錢,一邊是凱撒,一邊是天主,能劃分得開嗎?

名字:mushiner

謝謝跑路鳥姐,“好為人師”的確是許多老年人的通病,我也常常患這樣的毛病。保持著開放的心胸,天主聖神才能變化我們。謝謝提醒。

跑路鳥姐在以前的一篇留言裡提醒我們不要一昧拘於規章和形式,而忽略了裡面的精髓意義。叫我想起福音裡頭許多耶穌跟法律賽人的衝突,就是因為許多法律賽人一昧死守著梅瑟給他們的律法,而疏忽了背後的精神。我們的副本堂神父帶我們查經,他的口頭禪是:讀福音,不要咬文嚼字,但是要抱著這是聖神引導我們、為了我們得救,而給我們的機會。

今天我們教會裡的教條信裡跟以前猶太人的律法也有類似的地方,是為了幫助我們更認識天主、更接近天主。另一個類似點是:如同當年的法律賽人堅持猶太人要一字一畫地遵守著法律,今天的教會也是要教友們完完全全地按著字面去接受教會的訓導,尤其是信理(dogma)。換言之,懂得信理背後的精神固然重要,但是這還不夠,教會堅持我們還要對信理的文字完完全全的相信。

我知道一個真實的故事,有一位望教友因為告訴神父,他相信人的背叛天主,而且需要耶穌的救贖,可是他無法接受教會有關原罪的說法。結果,這位神父不准這位望教友領受聖洗聖事。耶穌在天上看了,不知道要嘆息多久。可是按照教會的規矩,這位神父做的一點都沒錯。

如果我們知道在特倫多大公會議時,制定《原罪公告》信理的歷史,我們更要搖頭三嘆!不過這個留言寫長了,到此打住,下次續談。 建德

名字:卋鐘

第一世紀羅馬帝國及其屬地所用的錢幣叫「德納(denarius) δηνάριον」,上面只有凱撒的肖像和字號,沒有關於天主的東西。上網 Google [image] 就可以看得到

三部對觀福音是這樣記載的

[馬爾谷12:14-17;瑪竇22:16-22;路加20:21-26]
他們來對耶穌說:「師傅!我們知道你是真誠的,不顧忌任何人,因為你不看人的情面,祇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給凱撒納丁稅,可以不可以﹖我們該納不該納﹖」
耶穌識破了他們的虛偽,便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試探我﹖拿一個『德納』來給我看看!」他們拿了來。耶穌就問他們說:「這肖像和字號是誰的﹖」他們回答說:「凱撒的。」耶穌就對他們說:「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他們對他非常驚異。

在許多福音的講述及證道中,耶穌一再強調大家明悟天國之道(包天國如何運作),引導大家回歸天堂之國。至少正典福音上,耶穌的公開宣道有近90%是這方式的資料,而在多默福音上幾乎是100%。

「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的確是重要的天國福音之勸導警語。

卋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