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39期 39

芥子10/2012 福壽全歸別樞機

      大二那年,蹦進了鄭聖沖神父的辦公室。神父說:“來見見單神父依言鞠躬,行禮如儀。鄭神父示意我坐下,眼前這位單神父,衣著素樸,神貌俊朗,親切和氣的談吐中,透著清穆氣質令人頓生孺慕之心。由那時起,綿延了與單神父逾四十載的師生情誼。

 

      我與外子出國、成家之後,單神父也以耶穌會士的身分被擢昇花蓮主教。有一年主教因公來美落腳我家。吃完炸醬麵,主教出示花蓮教區的各種照片,清純可親的修女照顧著山區的孩童,主教當時正為拯救雛妓而奔走。當時圍坐飯桌的是幾家懷抱著幼兒、經濟力量薄弱的主教昔日門生。但主教把我們很當一回事的侃侃而談教區的福傳現况和願景,在每位在座者心中播下了福傳「舍我其誰」的種子。他上車前細看我家前庭後院,詢問鄰里間可都和睦?然後才放心登車離去。

 

      另一次相聚中,主教告訴我他拜望一位美國主教。剛一坐定,這位本地主教態度倨傲,告訴他近年經濟蕭條,善款收入銳減,不會再有餘裕幫助臺灣教會。單主教立刻表明此次拜望純屬踵門致謝,非為募款。我聽後,心如刀割30年。在封封籌款信件的背後,一介不取的他,生於基督,屬於基督,榮辱成敗都不掛懷。當他榮陞樞機主教,每年聖誕卡和一封書信依然傳來他的惦念和祝福。間或過訪加州灣區,今非昔比,萬頭攢動,遠望樞機,一如往昔雍容淡定,謙謙君子於心足矣。而樞機一定親訪老病華人神長,偶得10分鐘休息,必用於祈禱、看書或寫信。自費購機票,從不例外的買經濟艙,不因樞機莪然冠頂而有分別。有一次去機場的路上,我看他忍著牙疼,就不免嘮叨請他兩天的工作勻成三天做豈不好?他答應我,等他在天堂上,就一定好好休息。得知他罹癌,根據照顧癌末家姊的經驗,一張沒有中間隔斷的躺椅是必要的,何况是會令呼吸困難的肺癌。樞機青年離家修道,恪守神貧、服從、貞潔三願,並以四海為家,對家人可有照顧回饋的心願?我們於是為這兩件事立刻寄上支票一張,信中還附有躺椅的彩色圖片;不久,收到樞機回信,他不要躺椅,家中也不須銀錢。詢問:這筆錢捐給真福山可好?

 

      前年摯友發願,我抱著喪姊之痛重履育我長成的故土,形單影隻提著一個小小的行囊,定位此行為不觀光,不購物、謝絕美食的心靈之旅。與摯友隔著隱修院的鐵欄,祝福她終於蒙召選擇了一生的至愛。蒙嘉玲姊的厚愛陪伴,在左營高鐵站奔向恩師,單膝下跪請安。單樞機白衣黑褲,一塵不染,整潔如故。細看白衣已洗到薄得透亮,外衣如此,無人見到的內衣、睡衣更可想而知。樞機的住所親自拖地整理,書籍文件充斥。我在他每日念玫瑰經的小小陽台徘徊低喟,欄杆拍遍。中午一桌「二嫂」精心炮製的美食當前,樞機吃的很少很少。天主經由樞機給了我求之多年而不得的禮物。謝謝天主,謝謝樞機,也謝謝嘉玲。

 

      中國人說:有福之人,大限到時福壽全歸。樞機九十高齡走向告別之旅的終站,仁者壽當之無愧。而樞機之福是他一生賴以安身立命聖經裡的真福八端:神貧的、哀慟的、溫良的、飢渴慕義的、憐憫人的、心裡潔淨的、締造和平的,以及為義而受迫害的。樞機一生,真是分秒必爭的踐行這八端福音的真髓。因此他得到安慰、飽飫、憐憫、他承繼土地、他看見了天主、天國是他的、他被世人稱為天國的子女。不止在來世,也更在今生。樞機風骨使懦者立,貪夫廉。為普遍存在著「一個富貴心,兩隻體面眼」風氣的社會拉開了天國面紗的一角。如今,在今世生命的盡頭,耶穌賜他親嚐登上聖峯的平安、喜樂。滿足他一生與主相契結合的想望。樞機病中在8萬人前做過見證,迷津引渡。影響所及,豈僅於此?他生為基督,念茲在茲,期盼我們珍惜寶愛這份他畢生鞠躬盡瘁通傳給我們的信仰。我們若能認真熱切擁抱真福八端,他將含淚感恩安慰。樞機的一生,幫助我勇敢為信仰作證,他的掏空自己成了奪得天國的禮物。我將透視這份天機,在愛中不再有擔憂和恐懼。知道樞機守望在天國的門邊,我對基督有了更深的想望,我們天國見!

( 轉載天主教週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