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32期 32

芥子32期 - 划向生命的深處/活出生命的色彩/單國璽主教講座(作者:玉梅)

今晚真的好高興,坐在「新光講堂」聽敬愛的單國璽主教,以「划向生命的深處─活出生命的色彩」為主題的專題演講。單主教說,當他在祈禱中明白,這是天主給的一個新使命,要他親身體會罹患肺腺癌的感受,再以自已的經驗現身說法,去鼓勵愈來愈多的患者時,「將我的靈魂交給天主,將我的心交給祖國波蘭,將我的身軀交給義大利」,這段紀念為義大利捐軀的波蘭士兵所寫的碑文,立刻呈現腦海,給了他很大的啟示。於是,他決定把癌症交給醫師,把靈魂交給天主,把遺體留給大地,並趁著生命最後的一段旅程,繼續奉獻他的愛給朋友。他得病後的這段日子,不但以「生命告別之旅」,展開全台關懷生命系列的公益活動,今晚更將他的生命、他的家族、他的信仰、他進入耶穌會的歷程以及得知罹癌後的心情轉折,說與我們分享。他以愛做見證,以愛傳播福音,充分彰顯了他的慈愛、睿智與卓越。

單主教最喜歡以色列的加利肋亞湖,除了美麗的湖光山色,一定也是因為耶穌曾在那裡顯奇蹟、傳福音吧!「划到深處去,撒網捕魚吧!」這是耶穌指導門徒的話,因為他們整夜辛勞卻毫無所獲。單主教今晚也以這句話開場,來鼓勵在座的各方人士,不論是做學問或做研究,每個人都要立一個目標,懷有夢想勇敢地划向生命的深處,才能走出自己的侷限,活出生命的色彩。單主教說,他是家中的獨子,得三代寵愛於一身,三歲時,母親要求他拿一個銅錢給路邊乞討的人,使他克服內心的害怕恐懼,開啟划向生命深處的第一步。小學時,驚見家中一位年輕長輩,因腹痛驟然而逝的事件,憤而立志「學醫」,願服務偏遠地區,這是他划向生命深處的第二步。家鄉華北地區常鬧水、旱災,許多人餓死路邊,生靈塗炭,中學即將畢業的單主教心生憐憫,於是將當醫生的志向改為「水利工程師」,這是他划向生命深處的第三步。中日戰爭結束,國共又打起來,政府根本無經費解決水利問題。經歷戰亂與許多苦難,使單主教決定成為「神職人員」,以服務人群為終身職志,1946年,他進入了耶穌會,這是他划向生命深處的第四步。他所以會入修會,小學時代的校長隆其化神父與利瑪竇神父等傳教士,都對他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他依照長上的建議,放棄美國哈佛大學而至羅馬進修,在獲得神學博士學位後,就從事教育、心靈輔導與傳播方面的工作。單主教說,修道的六十多年中,他完全服從教會的安排、配合環境的需要,有時新職務不是自己的專長時,就立刻安排課程重新學起,後來發現,這樣完全的服從反使他受惠更多, 1998年榮獲晉升為台灣地區的第一位樞機主教。

曾罹患攝護腺癌,84歲退休,不久後就發現得肺腺癌,似乎癌症是天主派來提醒我要珍惜時光的小天使...」,單主教面帶微笑平靜地說,言談間沒有一絲抱怨,他的寧靜安祥,使我在沒有暖氣的會場如沐春風。主教說,是信仰給他的力量,使他了解生命的色彩原是由愛編織而成,愛可以使人心靈自由破繭而出,愛可以使人心胸開闊視野高遠,愛可以使人真誠地關懷他人不求回報,愛可以使人追求超越頂天立地,愛可以使人無怨無悔無條件的付出,愛可以使生命多采多姿,愛可以使人分享天主永恆的生命,因為『愛』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萬能鑰匙。死亡只是一個過程,是現世與永恆生命的接軌,就像我們穿過一個黑暗的隧道,很快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主教說,他終於明白,天主要他作的是什麼,天主要的是一個真正願意完全無條件奉獻的神父。是的,肺腺癌使單主教划向生命的最深處,達到了修行的最高境界。

最後,單主教朗誦他對應李商隱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而寫的一首打油詩,結束講座。“夕陽西沉何感傷,不沉那能迎朝陽,朝陽光芒彌宇宙,遍灑大愛與希望”。

演講告一段落後舉手發言的人十分踴躍,其中一位女士建議單主教去中國福傳。主教以一個2005年復活節前夕發生的小故事作答。單主教說,當時,教宗保祿二世健康狀況不佳,本來只能接見他3分鐘,結果他們卻交談了整整13分鐘。期間教宗還特別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去訪問北京?」主教幽默地回答說:「他們很怕你,因為你不需一兵一卒,就摧毀了柏林圍牆、瓦解了東歐帝國,所以他們還不敢請你去。」單主教又特別強調暴力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從前的十字軍東征就是一例。目前服務聖地的方濟會士,竭盡所能地尊重其他宗教,他們就是以寬恕、正義、愛心、關懷等來與各宗教合作、交談的。講堂中的學員大都不是天主教徒,熱烈的掌聲,應是感動者最真誠的心聲吧!

天氣好冷,站在仁愛路圓環邊等交通誌號由紅轉綠的幗君與我,不約而同地伸手拉緊衣領,雖然內心火熱,但卻各有所思。

「單主教衣服是不是穿的太少了?」

「單主教看起來神采奕奕,但下講台的腳步有點不穩,是不是需要更多的照護呢?」

原載芥子第三十二期(2009年2月發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