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8期 48

芥子48期 - 為中國麻瘋病人服務15年 (布希修士口述 古偉業 筆錄)

為中國麻瘋病人服務15年

布希修士口述
古偉業 筆錄

 


3.20 -1  

 

很少有傳教士在一生當中有機會到三個完全不同的文化,不同地方做宣教服務的事工。美國瑪利諾會布希修士(Br. Bob Butsch) 就是其中之一。下面就用他的第一人稱來講自己的故事。

我在1928年出生於紐約,有兩個兄弟和一個姊妹,父母都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我在普渡大學機械系畢業後覺得有天主的召叫,我就進入瑪利諾會成為一名修士。開始幾年我都是協助會裡在美國本土各項建築計劃。1963年我被指派到瓜地馬拉去協助傳教地區的各項建設,譬如引水系統,架設吊橋,建築教堂等等,後來又派到尼加拉瓜在堂區做傳教工作。

1978年,我被指派到阿拉伯半島的葉門去協助傳教,這是瑪利諾會首度開始到回教國家傳福音。開始幾年我在政府管理青少年刑犯的機構教導青少年怎麼蓋房子。五年後我又被指派到北非埃及去宣教,就在那時我接觸到麻瘋病患。有一位短期來訪的英國人正在教他們怎麼做病患可以穿的鞋子。我有興趣,就開始向他學習。學成之後在埃及首都開羅的一家麻瘋病院我有了做鞋工場,專門為病人客製鞋子,當時有三位助手協助我,我也訓練一些年輕人的手藝,其中四位自己也都是麻瘋病患。他們學成以後就回去原來居住的村莊,為同樣的病患修補他們的鞋子。當時我也需要每個月一次到埃及各個麻瘋病院巡迴看看各處的需要,為他們提供適當的服務。每年我都為這些病患做了幾百雙的鞋子。在這些忙碌的服務工作中,然而最令我愉快的事情就是有機會和這些病友們喝喝茶,聽聽他們的故事。記得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卅歲的女性病患名叫Zakia, 她來自窮困的家庭,初患病時沒有錢買藥治病,病毒侵入眼部神經,失去了眉毛,也不能眨眼,眼睛常是充滿涙水,浸潤兩頰,鼻子為病毒侵蝕而塌陷。因為沒有手指,不能用梳子梳頭髮,因此她將頭髮剪短免得糾纏一起。我想為她做一雙鞋子,但是她腳部的血液循環不良,腳踝的傷,久久無法癒合,繃帶常是為血水滲透,無法穿鞋。她的聲帶因為病毒受損,講話聲音尖鋭刺耳。從她的外觀看來,沒有絲毫吸引人之處,然而她非常友善溫煦,我可以看到她內在靈魂的美麗。她的臨在讓我學會用心靈的眼睛去欣賞別人的內在美麗。

1996年我從埃及回到美國紐約瑪利諾會總部做短暫的休息停留,我遇到在香港傳教的同一修會的Tom Peyton 神父,當時他常常進出中國大陸幫助被當地政府隔離的麻瘋病人。他聽說我在埃及幫助麻瘋病患做適合他們穿的鞋子,他希望我也能夠去中國六個月去教授他們做鞋子的特別方法。但是因為我在埃及的事工不能夠馬上結束,必須在開羅繼續待兩年,將工作交接妥當才離開。

1999年初,我先到廣東珠海附近的一個專屬麻瘋病患聚落的Tai Kam小島上,島上約有130位病患,多半都有手足的毛病,因爲麻瘋病毒侵害末稍神經,讓手足失去知覺,即使過度使用或 是受傷也無知覺,因而遭致手足的持續性傷害,難以復原。

3.20 -2  

                                                       澳門南邊外海Tai Kam 小島麻瘋病人聚落

在島上有西班牙聖安娜仁慈會的修女護士在診所照顧病患。我剛到那裡不久,有一位意大利籍的神父聽到我的工作就想找我學習,他很快就成為這方面的專家。我們一起同工了四年。這位意籍神父和他的團隊目前在中國大陸為三十幾個麻瘋病院服務。有一次有位中國籍的黃修女來訪,她看到外國修女照顧病患的工作,想到她們修會也有護士,為什麼她們的修女不能提供這樣的服務呢?因此她們也派人來學習如何照顧麻瘋病患,現在她們的修會有超過60位的修女在中國各地服務麻瘋病患。在那小島上我服務了幾年後,我又到了廣東內地的麻瘋病村落。這個村莊的名字就叫做「麻瘋病院天堂之門」。從前是一位瑪利諾會士 Fr. Sweeney 為麻瘋病患所建立的村莊。之後我又去了四川,那裡有六個麻瘋病患的聚落,每個聚落部大約有二百位病患,中國政府有意這樣安置便於控管。在那裡我和來自甘肅的修女們有了來往,她們是屬於地下教會的修女,總共有廿位,就在這六個村落為麻瘋病患服務。我和有一位來自澳門的耶穌會神父陸毅(Fr. Luis Ruiz), 一起在為這些病患服務。陸神父有些經費來補助修女們,讓她們可以每天為病患療傷。我就輪流住在這六個村落,教導當地人怎麼去做可以讓麻瘋病患穿的鞋子。

 

3.20 -3  
                                       布希修士為病人做鞋子                   做好的鞋子 迷彩外觀是配合時尚

有一位從韓國到中國傳教的金神父,他原來在上海為韓僑商人做牧靈工作,他聽說我的事工,就有興趣加入一起同工。不多時,他就建議何不讓中國有很多的製鞋工廠來一起幫忙做鞋。但是因爲我們的量太小,沒有工廠願意開生產線來做。我們連絡到一位叫名叫佳蘭的台商,她是協助美國著名的大型鞋公司Payless Shoes 在中國鞋廠生產並出口他們想賣的鞋子。她就運用她的關係為我們訂做小量,約三千雙的特製鞋子。這些鞋子內墊較深,可以嵌入8釐米厚的軟墊,這個軟墊還可以用工具磨出適合的洞口,麻瘋病患有傷口的腳底可以安放,不致於造成進一步的壓傷。因爲有了這樣的鞋子,很多麻瘋病人不再需要躺著,可以自由自在的行動,而且原來腳底被壓傷磨破的傷口都得到痊癒。這是我最樂意看到的事。這樣的工作我樂此不疲在中國持續做了15年,直到2014年5月,我已經超過85歲高齡,實在應該退休了。韓國籍的金神父有段時間因為被他的修會選為領導,必須回韓國。感謝天主在我退休前一年,他又可以回來工作,而且這次還帶來其他兩位神父一起來接替我,拓展在四川各地麻瘋病村落的事工。

 

3.20 -4  
                                                護士為病人的腳療傷          布希修士和麻瘋病人合照

天主的安排遠超過我的想像,十五年前我踏進中國,原來只是想訓練一些製鞋子的技術人員,結果是訓練了兩個修會的神父,他們都極其擴大了我原有的事工,遠超過我能做的。我很感謝天主,雖然我一句中文也不會,然而在我七十歲以後還有機會為中國的麻瘋病人服務15年。

 

3.20 -5  
                                                 布希修士(後排左四)和麻瘋病人及服務人員合照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