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8期 48

芥子48期 - 也談畫 (譚愛梅)

也談畫

譚愛梅

 

剛搬來芝加哥的時候,覺得芝加哥的西畫非常偏向自我表現。很現代。對我這種從傳統走過來的藝術家,在短時間內,實在接受不了。

當年,讀安省藝術學院時,教我中國藝術史的老師Dr. John Macgregor 也是另外兩堂課,「瘋人的藝術(outsider art)」 和 「兒童藝術」的教授。這三門課有一個很明顯的教學共同目標。就是教學生在作畫的時候,盡量放開傳統的西畫包袱,畫出自己內心想畫的東西。他希望我們這些學生,在學到傳統的畫藝之後。在自我創作時, 能夠跳出傳統畫家給予的各種影響,虛空自己的心靈,從自己的內心創出自己的畫作,像一個潔白心靈的小孩的創作,也和outsider art 的創作般,悶頭自畫。還有中國畫的寫意。(其實,中國畫寫意多。)

傳統中國畫的「寫意」是它的重點, 而「寫實和描真」是傳統西畫的重點,而這兩種不同的東西方的藝術,卻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學生必須從學習傳統的畫法, 畫規著手。(這方面,固然是希望學生學習前人的畫藝精華),再重新畫出自己創新的創作。然而,學習前人的精華,也很容易造成,蕭規曹隨,難脫固舊。無法創新。

我習西畫多年,實在很喜歡他們傳統,有名的畫家的作品。當我每次開始下筆創作的時候,看過的名畫歷歷在目,很難自腦子之中拋開。所以畫出來的東西,終有人說「它」像某個名家的畫作。尤其是我喜歡的名畫家。

我也很希望自己能跳出舊框框,也在現代畫的邊緣沾點邊或進入其中,創作一些現代畫。但總覺摸不著邊,無從下手。

最近,參加了芝加哥一個當地的陶藝工作坊。才體會出「來自原始自我的創作」。

面對一片滾筒下壓出的泥片,下一步我要做什麼?如何運用我學到的技術進行第一步,在一片空白的腦子裡,我開始印下一些布紋,接著用刀切下一片泥,形狀不規則的泥片,再切下另一片,再切下另一片,。。。然後,將兩片泥片用學到的方法黏起來,之後黏上第三片。如此毫無目的地做下去。終於,作出了一個以前自己和別人沒有作過的東西來。

雖然,好像沒有經過大腦,去作。事實上,還是逃不了,潛意識裡,自我的意識。還是有我的個性吧。

這是我最近學習歸真返樸過程的第一步。我覺得是個很大的一步。我的這種體會,自然影響到我的繪畫方法。

我很喜歡傳統的畫法。但是,走到今天,畫界畫法的廣泛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讓人不曉得何去何從。美其名為現代畫。也太籠統了。我只要能閉門造車,用我學的知識,畫法,畫我想要畫的,一路走下去,到我老到不能畫了,眼睛也看不清時。我就能很心安的告訴自己和天主,我已經盡了我的能力了。

並附上四張我的作品。(附圖1 -- 4。)

 

附圖1 sculpture ceramic  


附圖1 今年7月時做的現代sculpture ceramic。
 

P1090220  

附圖2 油畫,surrealism 探討,大理花,藍天,對面人家。
 

P1090212  

附圖3 宗教畫嚐試。可愛的聖母,小耶穌和天使。
 

P1090199  

附圖4 油畫,近秋,水邊,船景。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