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9期 49

芥子49期 -天主對我「慈愛的計劃」(梁修文)

天主對我「慈愛的計劃」

梁修文

 

1972年12月我時值五專三年級,剛加入天主教大專同學會 - 北商光啓社三個月後參加了慕道班。對法籍雷煥章神父的帶領印象新穎深刻。雖然在1974年當了北商光啓社社長, 卻到了1976年三月才領洗。這時已結束預官的分科教育且得知分發到成功嶺(谷十五39)領洗後父親曾告訴我:「你祖父得知你接受洗禮,曾憂心一陣子,直到我對他説天主教是可以祭祖的,他才釋懐。」印象中,打從我會走路,每年都陪祖父作兩件事:掃墓、農歷春節寺廟進香。領洗後,仍照往常,不同的是祖父就不再像往年遞香給我。1978年彌撒中的婚配聖事,父母親在欣喜中參與。

岳父是1949年從中國帶著年僅19歲的妻子、未滿兩歲的女兒,搭軍艦在海上走了十天十夜才抵達台灣的第六代教友。1983年2月岳父59歲去世, 此時堪稱我的婚姻危險期,在神長,修女及神修小㑹會員的幫助下度過。

1986年12月我的祖父心臓病發作驟然去世,完墳後,在傷痛中父親接受我的邀請與母親一同前往華明心理輔導中心,結識了任兆璋修女。1987年7月父親因食道癌住進台大醫院,賴甘霖神父、雷煥章神父、李懿德修女、仼修女曾多次探望父親,10月父親去世。在神長、神修小會、教友們的協助下在震旦中心舉行了彌撒追思。1988年4月與祖父同年生的祖母去世(訓七1)。同年的六月家中的大女兒出世。聖母瑪利亞及她幫助了我改善我和母親的関係。

妻懷孕期間「新事勞工中心」的古尚潔神父雖極力奔走,仍遭當時任職的「澳商公司」資遣離職。此時我從修習了六年的東吳大學夜間部畢業。

隔年在聖神的感動下辭去工作,全職投入修習由瑪利諾會邱德華神父帶領的「CPE」。修畢。在尋找適合的保險公司時,承蒙「中途之家」王長慧修女的介紹進入其弟的顧問公司任職一年後,如願的進入The Prudential保險公司,直到1992年在轉任經理前移民美國。 移民美國之初,除了在餐廳打零工,在郵局只覓得了臨時工,想成為正式員工得等數年之久。

1995年間,曾參加了王敬弘神父的治癒祈禱,王神父治癒(谷十六18)了我的長短腳。我買了書、錄音帶。1996 年單身移民台灣一年。1997年二度移民美國,在堂弟的汽車零件公司任職到1998年8月才被郵局錄用為正式員工。1998年到2003年之間由於是在郵件分發中心工作,週休排在週日,週末要上班 ,主日參與教會活動很困難。幾經周折才獲轉任郵差。

因為是依親(妻子的姊夫是基督新教的弟兄)移民,所以直到2004年4月18日為止,全家在基督教活動的時間遠超過在天主教。

2004年4月18日天主藉由「躁鬱症」及「玫瑰經經文紙」召叫我回到祂的「教會」(宗八1)。由於發病 我才有意識的接觸聖神同禱會(宗二4)、祈禱、讀經。在2005年初,抱病隨著疏效平團隊到了台灣的「綠島監獄」(瑪竇廿五39)。2005及2006年連續兩次邀請疏效平團隊到費城(默三7)。從2004年4月18日一直到2007月6月18日因誤會被控出庭(宗五32)為止,天主讓我經歷到三次(路廿二61)的發病,恩賜了舌音(格前十四2),有了此恩賜就有可能做到 (得前四18)所說的不斷的祈禱。天主治癒了我的躁鬱症 (此時我已經停藥十八個月了)。

在美國,男人家暴,第一次可能被原諒,第二次就必(谷十34)被監禁予以治療。我雖不曾家暴,卻在躁鬱症發病之際,天主透過「普通的神視(異像)」(宗二17)讓我看到一生的所作所為,所以被捉進去精神病院關一個月(若廿一18)之後得再經歷第三次的十八個月(每六個月開庭一次)予以煉凈(CCC 1031)。在此期間天主一步一步地帶領我且俯聴了我的祈禱:「讓我參與十多年的基督教教會的主任牧(師)與我的本堂神(父)(瑪 廿三8-10)終於在 2010年3月3日星期三(宗一7)一起共融祈禱 (CCC 1401)。」

親戚中有幾位有精神病史,我一直在祈禱如何邀請他 (她)們相信救恩。母親,姊姊、姊夫,妹妹,小弟、弟媳,多年來陸續在基督新教皈依基督。七件聖事中,只相信聖洗這一件聖事,就已經如此吸引人,那麼全相信又當如何?

從2012 年起,馬來西亞籍的王春新神父在布魯克林的永助聖母堂服務以來,我幾乎每個主曰都到永助堂的慕道班輔助神父教導天主教要理。關心的是如何讓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更有效的廣傳。

是故,到輔仁大學神學院福傳組接受培育(耶 卅一28)是我衷心的期盼,祈求天主聖三的引領,及聖母的代禱。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