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9期 49

芥子49期 -跟修女去泡湯 (詹紹慧)

跟修女去泡湯

詹紹慧

 

事情發生在台灣921地震後,時有餘震路段坍方的一天。我是每天跟著修女往山裡送物質的義工,車子發動前,照例先祈禱,感謝前一次的護佑及今日的平安。

相對於兩位布農族修女,我是笨拙的城市鄉巴老。她們知道很多治病的草藥,知道那個山谷蝴蝶多,那個山林的那個季節的那種鳥多。一路上我們繞著合歡山的背脊跑,一些被地震剝皮的山巒,呈現枯石寂寂,荒林漠漠,一副 月世界 的迷離景況。轉了個彎,光線一變,斜光逆光側光,山的明暗質感色彩,又再次翻新,深切體會台灣為什麼被稱為美麗寶島。

遠近雲海,密密層層疊疊流動著,遼闊的高山草原,才將將眼前掠過。再前行的路段都是下坡,有不少山泉接水,拇指粗的水管,像電線般高架著。一間削掉前半的老農舍,傢俱和碗櫥傾頹散落在一角。停車後,修女先找到廖村長家,把貨一一搬下,請村長幫忙分配,尤其兩箱雞蛋,當天就得送出,慢了,小雞就孵出來了。然後徒步去看望親人去世的家庭,日正當中,我半途偷懶避入紅葉國小的樹下,操場的司令台已是老師們的辦公室,沿著操場,是三個大帳篷;中間用帆布課桌隔開成六間教室,原來的建築,不是被大地開了天窗,就是滿身閃電狀的裂紋。不過,朗朗的書聲依舊,天邊隨風飄零的雲,依舊。

再見兩位修女,她們的臉曬的通紅,對我一再抱歉讓我久等,我卻對她們像機器人似的不知勞累,暗自慚愧。一旁的村長,眼見留飯留不住,就慫恿去洗個澡,往前走走有 瑞岩溫泉。哎呀!怎麼就給忘了,謝修女懊惱沒帶毛巾肥皂。當修女費力調過車頭,重新出發不久,村長邊喊邊追上來,遞給一小包肥皂粉一條毛巾,真太好了!於是又調回,往 紅葉村 的邊境走。

我們在白花花的蘆葦夾道下前行,半小時過去了,仍不見溫泉指標,修女不相信自己記不清路,繼續隨著彎路蛇行,終究蘆葦太長太密,有點像在玉米田捉迷藏,不知怎的,忽地撞上個大石頭,人彈跳不說,嘩啦車窗的玻璃給顛下,後車門也自動開了。入侵的蘆葦更劈掃著謝修女的臉,我急著伸長手臂去擋,高修女使勁拉緊車門,手忙腳亂好一陣,最後竟然沒路了。三人穿出蘆葦,好不容易問到一戶人家,竟熱情的丟下手邊工作,抱起孩子為我們帶路,她指著一條冒出硫黃熱氣的水溝;介紹原來的顏色像牛奶,現在像鹹鴨蛋黃,地震改變地熱,一切都變得奇奇怪怪,六月的鳳凰花不謝,又早開著二月的櫻花,河床的石頭會打架,連屋子都會走路。最後才指著兩搭,比狗屋大上兩倍的鐵皮屋,就是那兒,這就是瑞岩溫泉?她也不確定。

沒關係,只要能洗澡,修女又找出條舊毛巾,肥皂粉分三份,她們先洗,我負責看守斜搭鐵皮的門,閒人勿入,其實、荒郊野外那有人?於是我好奇的攀上一座日制時代的吊橋,搖晃不穩中,望著變形的河床。

高修女出來後換我,裡面黑黑的,硫磺味好濃,眼睛適應了後,發現井口型的浴池,石頭砌的很整齊,衣服鞋子就脫在池邊大石頭上,我小心伸腿試試,腳踩下去並不滑,池邊有個盛水的葫蘆瓢,多處破洞的鐵皮透進條條天光,像看露天電影,隱角處,鐵絲牢牢綁了截大紅粗蠟燭,顯示入晚也可泡澡。我慎重的把肥皂粉,分配在肌膚上,自戀式的揉搓著,泉水潑淋上身,溫熱滑膩,浸入水池,周身怒放的細胞像發酵麵包,可舒服了。回想一個月來,如何的一盆水,洗頭又洗腳,回想埔里宏仁國中,帳篷營裡1520位災民,單日雙日,幾時幾刻,排班上流動廁所型的洗澡車洗澡。負責燒水、搬運、拆屋的年輕軍方弟兄,跟著忍受缺水缺電還得幹活。我這樣的一個澡,羨煞多少人?簡直好比那華清池裡的楊貴妃,就差隨伺的宮女了。正神思旖想賴在水裡,突然腳打滑,突然水珠往上竄,屋子吱吱晃,水淹過頭灌進鼻子耳朵,跌入水底,這下輪到我了!直覺地想到死,死?死相?唰地翻身爬起,聽見修女喊我,顧不得回應,先穿衣再說。渾身濕淋淋袖子伸不進,扣眼對不齊,不知過了多久,其實沒多久,突然又靜下來,靜下來,房子沒倒人安在,剛才像天空有鳥兒飛過;沒有留下痕跡。

當我掀了鐵門出來,一眼瞧見遠處的高修女,已在大石頭上擺著泡麵,小瓦斯爐,正噗噗燒著瓶裝礦泉水,還有三個野生小芭樂,還有謝修女臉頰道道蘆葦葉梢刮痕,經水一泡紅紅的像貓咪鬍鬚。她正使力擰乾她的長髮,修女的頭髮,自小就吸引著我的好奇心,自小一邊聽她們講道,一邊偷窺,想像著密密頭布下的髮型,這下終於看見了。我痴痴望著這平和景象,思忖前一刻的餘震,這是多特別的一個澡。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名字:光珞

詹绍慧的“跟修女去泡湯”,冩的好俏皮可愛,她自比華清池的贵妃 ,又突然來了餘震,她在水裏跌跤,更有趣的是她得意地看到修女頭巾下的頭髪!那是她從小感到神密的疑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