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9期 49

芥子49期 -錢不是長在樹上,但是會從天上掉下來 (陳懷台)

錢不是長在樹上,但是會從天上掉下來

陳懷台

 

我的好朋友社會服務修女會的陳美智修女在幾年前開始立志支援南蘇丹的難民。赤手空拳,神貧如洗,帶著一顆聖善的心跑到臺灣四處求助。她的舅舅陪著她拜見許多天主教的聖職長老。大家都很同情,但無法撥款相助。至少得到允許,陳修女向教友們陳情募款。我離開臺灣44年,知道留在寶島台灣的朋友都變得很有錢。慈濟佛教的信徒捐款都上億元,做了不少善事。修女對我說她往後的日子要作乞丐去為南蘇丹的難民求乞。我聽了很心酸。陳修女從台灣大學畢業後在美國拿到兩個碩士學位。非常有學識,智慧及見解,也有愛心及同理心。無論她有多忙,一定回我電話,花很多時間聽我發牢騷,是我在苦悶困難中的支柱。尢其是在我外孫 陳天福 重病時她和舅舅呼籲台灣教友集體祈禱懇求上主。結果天主發奇蹟,天福死而復活。這麼寶貴的朋友怎麼可以讓她淪落到作乞丐?我不了解她神貧的真諦及奉獻的精神。但我願意支持她的善舉,在不影響我的生活品質下盡力幫忙。

陳修女問我可否支持奬學金,送南蘇丹的學生去剛果讀書?我答應一年認捐一萬美元。分期付款,每個月寫一張900元的支票。老實說,寫這張支票很痛。心想這錢可以為自己買一部新車取代我開了二十年的破車。轉念又想,開破車總比南蘇丹的難民沒飯吃強的多,施比受有福。我知道這 些自私的念頭都是魔鬼的誘惑,就把一年12張支票一併寄出,免的每個 月都掙扎一番。主説過每次我捐獻祂會百倍的報賞我。主從不爽約。但我不想和主交易。我的一切都是主白白給的,怎麼好用主人的錢去和主人交易呢?44年前我帶了兩個箱子隻身來美國唸書。如今成家立業。主對我的恩賜太豐富了。我在物質上一無所缺。什麼也不再需要。

外孫天福出院後需要長期復健。他的右眼失明,心臟靠藥物維持。大女兒永愛除了天福外還有兩個稚年幼女和一份全職眼科醫師的工作,實在太累,我就放棄了六位數字的年薪從華盛頓退休到加州來幫忙。三女兒永信也要從紐約搬到姊姊家附近來幫忙。沒想到北加州的房地產已經進入天價。雖然信兒有律師的高薪可以貸款,要買橦小屋需要77萬的現款,把她在紐約的房貸先還清,同時要支付加州房子的首期頭款。 我向天主要這筆錢。 看在信兒對姊姊的愛心上,求主恩賜。其實我心裏不知道主要怎麼幫我。錢又不是長在樹上。除了銀行,我告貸無門。

主居然給了!我在華府的一橦房子本來借不到錢的。我已經收到銀行的拒絕信,説我房貸比率太高,不能再借。忽然間,銀行打電話來決定借錢給我。我就用這筆錢順利的替永信買到房子,把信兒安頓在離姊姊家10 里㚈的紅木城(Redwood City)。主對我家百倍的報償,令我不可思議。錢真的是從天上掉下來!

八月份時陳修女問我可否再加一份獎學金幫助一位神父去剛果讀研究院。我己退休,每月的退休金除去了健康保險及稅金㚈只剩一仟多元。加卅的生活指數很高。我靠華盛頓幾橦房子的租金還夠過日子,但沒有很多餘錢。再加上一萬元的捐獻,我就要動用退休存款了。用就用吧!從天主來的就回到天主那裏去。天主給了信兒一橦房子,我怎麼可以小氣?

我和政府的社會安全部門聯絡申請在年底滿66歲後領取社會安全退休金,一個月可以拿到兩仟多美元。接電話的小姐説我今年的薪水沒超過四萬元所以我從九月就可以拿退休金不需要等到年底。我屈指算算,這四個月不期而來的退休金剛好是一萬元。作夢也沒想到,錢從天降。主把我所捐的錢都還給我了。不需要動用我的退休存款.。在那同時,我也順利賣出了兩橦公寓,給二女兒永望及外孫在支加哥最好的小學校區買了一橦房子,共花了一百多萬。捐了一萬元,主不但還給我這個錢,還賞了我家一橦百萬住宅。百倍的報賞,主說的算,從未爽約。

替二女兒買房子後還剩下兩萬美元。為了減税,我把2017年兩萬的捐款預先在2016年底繳給了修女。説好了是下年度的獎學金。這樣我可以高枕無憂,一年内不用再捐款。沒想到二月時收到陳修女一個電郵,告訴我南蘇丹在鬧饑荒。因為戰亂,農地荒蕪,食糧不夠,物價飛漲。有一位從南蘇丹去剛果唸書的留學生,家裡已經窮到不能再為他付最後兩學期的學費。急需$1500 元美金. 我心裡感到非常困難.我的支票簿裏所剩無幾。可是我還是寫了一張 $750的支票給修女,先救急支付第一學期的學費.讓修女有時間去向別的教友募捐。支票寫出去後我的銀行戶頭出現了赤字。可是銀行會自動借款給我以免當票(instant cash)。真是所謂傾囊相助。退休前我不用查我的戶頭,每隔一個禮拜就有幾仟元薪水進入我的帳戶。退休後不再有薪水入戶,我開始擔心。第二天又去查銀行戶口金額。發現戶頭上竟然出現七仟多元。除了有些房客提早交房租以外,還有一筆我忘記的錢進入我的戶頭。真所謂錢從天降。我銀行的錢居然是我捐助的10倍。平安過關。

過了一個月,修女又來電郵說神父想在剛果買一橦學生宿舍,請我再捐一萬美元。她說她在祈禱中天主敎她來找我。我心裏很怒。天主為什麼不去找別人?主知道我沒有餘錢也沒有藏私房錢,如果我用房屋抵押貸款 (home equity loan) 就必須永遠付利息。我已經傾囊相助了,不希望再借貸。我知道聖人聖女們都捐出他們的所有,成為赤貧。但我不是聖女!我不要窮到成為我女兒們的負擔,盡失尊嚴。除了南蘇丹外,我另外還在資助兩個學生。我已成了過路財神。一年多沒替自己買一件衣服。我決定拒絕!豈料修女在收到我的回絶信後,很客氣的稱讚我的坦誠。這事就這樣結束了。但我心裏很難過。想到我的好朋友要沿門托缽,心理好酸。我向天主求這一萬元。希望天主萬智,能夠想出一個辦法在我不需要借貸下還能夠拿出這一萬元。我不偷不搶,也沒工作了,我不知道天主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我賺到這麼大的一筆錢。

有一天,我突發奇想,覺得我可以去買股票來賺錢.我從來沒有買過股票,根本就不知道去哪裡買.外子玩股票30年,也沒看他賺到什麼錢,所以我把股票看作變相的賭博,趨之若鶩。在一次查經聚會裏有一位教友鼓吹大家去買金子的股票,我把那些股票的名字抄下來交給我先生,請他去買。我對天主說「賺了是您的,賠了是我的!」過了兩個星期,我心血來潮。問我先生:「股票賺錢了嗎?」他說:「賺了!」我問:「賺多少?」他說:「一萬!」我馬上叫他把股票賣掉。我說:「這個數字不是偶然,是我向天主求的。把錢轉到我戶頭,我要捐給南蘇丹。」他問我:「那我們賺什麼?」我說:「這個錢是為天主賺的,我們不能夠拿。」過了一天,我先生還沒有賣,股票已經跌了$400元。我很生氣。我對他說:「我們要做主忠實的僕人。這個錢是主的。趕快把股票賣掉!」他就賣了。錢還沒有到手我就有很多自私的念頭:「捐獻只需要什一奉獻,不需要通通給呀!」「你捐的已經夠多了!留一點給自己用吧!」「你的夾克都破了,買兩件衣服穿穿呀。」「陳修女已經知道你不會奉獻這筆錢,她也許已經找到別人了!」我知道這些都是魔鬼的誘惑.馬上打電話給陳修女告訴他我寄出了一張$9600元的支票。請她等我錢進了戶頭以後再去兌現.就這樣,魔鬼的聲音就停止了。

神父買到房子以後說要把那橦房子命名為「懷台之家」。我連連說絕對不可以。把它命名為「聖母之家」吧!要不是聖母的轉求,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成功。整件事情就是一個奇蹟.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我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當我在查經班和朋友分享這件事時,一個教友對我說,那真是一個奇蹟,因為在我賣掉股票以後,那個股票慘跌。這件事對我震撼很大。親身經歷到只要我願意,我可以為天主作到不可能的事。我充滿信心。每天望完彌撒後就問天主:「還要我作什麼?說!」上個禮拜,我大女兒送我兩件新夾克。感謝天主。

我先生也想從波士頓退休。他嫌我們在山境市(Mountain View)一房一浴的房子太小,不夠住。他要兩個房間,還要獨門獨院。但是這種房子在山境市至少要一百五十萬。如果沒有現款還標不過別人。我們向銀行借貸已經借到了頂。不可能再借。我還是把死馬當活馬醫。硬著頭皮用山景市的小房子作抵押再借借看。豈料銀行居然同意貸款。真是錢從天降,不可思議。只是貸到的錢不夠買房子。唯一的辦法是先買一塊地以後再自己蓋。離我先生退休還有一年。我有足夠的時間去蓋一橦房子。我有時也覺得整天奶瓶尿布的有點大材小用。蓋橦房子可以有些成就感。

在寫這篇報導時我己買到一小塊土地,可以蓋兩房的退休屋。預計這房子連地要花到一百萬元。替南蘇丹捐了一萬元買房子,主賞我一百萬元的退休屋!主說過要百倍的報賞我,祂從不爽約。祂把錢從天上掉下來。

                            本篇文章同時寄出給《懷信與關懷》。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