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9期 49

芥子49期 - 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 梵蒂岡與中國地下教會 (茉莉)

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梵蒂岡與中國地下教會

茉莉


 

在全球叫好又叫座的好萊塢電影《血戰鋼鋸嶺》,演繹了信仰與殺戮之碰撞。二次大戰時,虔誠的基督徒 道斯 當了兵卻拒絕佩槍,竟然赤手空拳從戰場上救回了75名戰友。此片讓人們看到:一個人的信念可以創造怎樣的奇跡。

道斯是基督新教教徒,他只需要個人相信上帝。但是,天主教卻沒有這樣簡單。在天主教信徒與上帝之間,橫亙著教廷、教宗與主教等中介。英國電影《教會》(The Mission),講述了十八世紀西班牙耶穌會的教士在南美洲傳教的故事,其結局非常慘痛:為保護印地安人而英勇赴死的教士們,被梵蒂岡逐出了教會。

最近盛傳梵蒂岡正在與中共政權談判建交,長期遭受中共迫害的中國地下天主教教會,也面臨當年耶穌會教士同樣的處境,陷入忠貞信仰與服從教廷權威之間的沖突,不得不懷著痛苦的心情拒絕服從教廷的旨令。

雙重逼迫下,信徒如何選擇?

與很多因傳教遭受迫害甚至入獄的中國天主教徒比較,電影《教會》的西班牙傳教士在南美洲傳教最初還很自由。他們在叢林深處建立教會,以真理、愛心和音樂感化那裏的原始土著,使教區裏的印地安人信仰基督,脫離野蠻,自給自足,過上神所祝福的「在地如在天的日子」。
然而,「上帝的帳幕」不被人間世俗的權力政治所容。耶穌會所建立的教區原屬西班牙領土,根據1750年的《馬德裏條約》被劃給葡萄牙。因此,教區地盤也被轉讓給了葡萄牙。

為了保障教宗在歐洲的地位權勢,梵蒂岡不惜犧牲傳教士們多年在蠻荒之地辛苦建立起來的教會。當時的葡萄牙殖民者仍然實行奴隸制,一旦教會撤離,已被教化的印第安人將會被葡萄牙人捉捕成奴。

此時傳教士們面臨雙重逼迫:一方面,威脅來自葡萄牙殖民者;另一方面,他們所屬的天主教教廷也以宗教權威逼迫他們。當教廷的命令與傳教士對信仰的認知產生沖突,傳教士們毅然選擇為保護印地安人而抗爭至死。雖被教廷驅逐,但他們以生命詮釋了天父之愛。

兩百多年過去,今天中國的地下天主教徒竟然面臨同樣的雙重逼迫。一方面,因為效忠於羅馬教廷,他們被中共當局打壓;另一方面,羅馬教廷與中共當局的談判已進入尾聲,為了利益,教廷準備向中共妥協,並逼迫地下教會信徒服從他們的旨令。那麽,中國地下教徒將做出什麽樣的選擇?這是我們憂慮而關注的。

中梵協議,教廷將背叛信徒?

去年11月,梵蒂岡破天荒地向中國地下天主教徒發出嚴重警告:「切勿違規!」這個不同尋常的譴責所為何來?據說,是因為有些地下教會的神父不經教廷批準,自己封聖為主教。眾所周知,中國天主教教會一直有「地下」與「地上」之分。自1949年主張無神論的共產黨建立政權, 天主教傳教士不是遭拘捕入獄,就是被驅逐出境。

此後,中共自行設立與梵蒂岡無關的天主教愛國會,即所謂的自治、自養、自傳的「三自教會」。而仍然忠於教宗的天主教教會只能秘密活動,被稱為「地下教會」。

在中共禁止宗教的黑暗年代,地下教會的虔誠教徒遭受了非人的磨難。教會被視為非法,其財物資產全被充公,無數神職人員被捕被勞教被批鬥。但甘願殉道的教徒們從未屈服,因為他們心中有神的愛與恩典。如此堅持純凈信仰的地下教徒,現在卻受到羅馬教廷的斥責,這是因為梵蒂岡正在推動的與中國和解談判。

對此,香港前樞機主教陳日君評論說:如果梵蒂岡與中國就大陸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妥協, 那將是 「背叛耶穌基督」。因為感覺到自己被教廷背叛,在被拋棄的絕望情緒下,一些地下神父才采取這種非常規行動:自命為 主教。在BBC的視頻中筆者看到,被梵蒂岡視為「不法之徒」的河北自聖主教董冠華,在自家庭院頂著寒風向農民教友傳教,其教徒人數比鄰近的官方三自教會要多得多。

在此之前,中國官方自選的蘇州主教徐宏根和他所帶領的朝聖團,卻在梵蒂岡被教宗親切接見。在梵蒂岡官媒《羅馬觀察報》網站上,刊登了大量徐宏根等人與教宗的合影。

早在2013年,新上任的教宗就頻頻向北京拋出橄欖枝。去年10月,中共領袖習近平向教宗贈送禮物,釋放善意。梵蒂岡想要與北京修好,是因為中國有多達1,200萬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地下),仁慈的教宗當然有很大的興趣,去關愛和照顧所有的信徒。而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盤,作為一個想要稱雄世界的超級大國,他們希望獲得羅馬教廷這種軟實力的支持。

但是,幾乎每個中國地下教會,在中共統治下,都有一本被歧視被騷擾被剝奪自由的血淚帳。令地下教徒無法接受的,是教廷這種親共的做法與天主教的基本信仰沖突。天主教信仰認為,教會是普世的,唯一的,而中共卻蠻橫堅持一切宗教組織要“愛國”,必須接受共產黨的領導。據說這次梵蒂岡在與北京的建交談判中,在「主教任命」方式上有妥協,即由北京提出主教人選,由梵蒂岡最終任命。這樣看來,說教廷「背叛耶穌基督”並不是空穴來風。《天主教法典》的規則應該是適用於雙方的。教宗一方面譴責自封的地下主教,另一方面卻悄悄接受很多被中共自任的官方教會主教,這的確不公平。陳日君樞機因此尖銳抨擊梵蒂岡,說他們接受中共假主教是在「毀教廷」。

教宗被指只關心社會經濟公義

在梵蒂岡眼裏,與中共握手言和是經過漫長寒冬之後的春暖花開,是具有裏程碑意義的。 但在與中共抗爭了六十多年的地下教會眼裏,這是一個難以接受的「悲劇性錯誤」。為什麽雙方在認識上會產生這麽大的分歧?陳日君樞機悲哀地說,這是因為教宗對中共的罪惡沒有真正的了解。天主教教義認為,教宗是基督可見之代表,他的諭旨如同神的說話。然而歷史卻紀錄了不少羅馬教廷所犯的錯誤,畢竟教宗也是血肉之軀。波蘭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生前曾在羅馬的公開禰撒中,為天主教會過去的錯誤和罪孽道歉。其歷史錯誤包括:不容忍異議基督徒,對猶太人懷有的敵意,以基督教名義的十字軍東征,以及強迫非教徒信教等方面。例如第二次大戰時,教廷沒有出面反對納粹大屠殺,當時在位的庇護十二世教宗後來受到批評。

而當今教宗方濟各目前所面臨的指責是:為了與中共建交,姑息中共侵犯人權。國際人權組織有各種數字和證據證明:習近平在上臺後加強了對基督教的控制,摧毀了眾多教堂的十字架,一些地下教徒被失蹤、受迫害或遭到羞辱。

就在2016年9月,中國國務院發布了《宗教事務條例修訂草案》。這個條例以宗教法制化的名義強化國家的控制與制裁,嚴重踐踏中國人的信仰權利。
這一切對人權的侵犯,為什麽就沒有引起教宗的重視呢?為什麽他沒有向中共查詢教徒被迫害的個案?我們可以考察一下這位教宗的出身背景。
這位自嘲「有點天真」的教宗方濟各來自阿根廷,在青年時代受南美知識界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影響,思想比較左傾。例如,前不久在聖誕彌撒中,教宗批評世界已經「被物質主義給綁架」。 這就是教宗方濟各的思想認識上的短板。

雖然他關心世界的貧窮問題,但他主張的只是社會的經濟公義,而不是公民的政治權利。那年訪問古巴時,方濟各完全不提古共踐踏人權。對遙遠中國的專制主義政治制度,他就更缺乏認識了。

盡管對中國無知,但這位出身於耶穌會的教宗卻是利瑪竇的粉絲。在明朝萬歷年間,意大利神父利瑪竇在中國開拓了天主教傳教之途,到清朝康熙時因為“禮儀之爭”而被禁止。想要承續這一傳教之路的當今教宗,不懂共產黨政權是踐踏宗教自由的,誤以為與中共打交道只是一個“禮儀”問題。在世人看來,宗教是一種對超自然力量或人格化神靈的信仰,似乎是虛無縹緲的,但各種宗教卻在現實世界裏激烈地爭奪市場。面對巨大的中國信仰市場,崇高的教廷也未能免俗。

支持民主才能確保福音傳播

但梵蒂岡畢竟不是企業。教廷是一個主權國家,但卻是屬靈的代表,其權力是基於道德的,而不是政治經濟外交的。因此,教宗不能像企業家一樣,拿自己的原則與信仰去和中共做交易。目前,滿懷雄心進入中國的羅馬教廷,正在受到來自各方面的質疑:一,讓共產黨插手任命主教事務,將主教委任權交給一個「無神論政府」,是否違背了天主教的原則?二,逼迫忠誠於梵蒂岡的地下教會接受中共控制,是否在道義上背叛了那些因苦難死去的信徒?

早在五十年代初,羅馬教廷曾連續發出兩道教諭,譴責中共對教徒和教會的迫害,呼籲在中國的教徒保持對聖座的忠心,並譴責中方成立「三自愛國教會」。六十多年來中共從未改變其政策,此時教廷與之修好只能被人視為「投降」。由於屈服於中共的壓力,教宗方濟各近年來拒絕會見達賴喇嘛,令圖圖主教等世界宗教領袖深感悲哀。

教宗方濟各接見徐宏根帶領的中共官方教會朝聖團

如果教廷真的被蒙住了眼睛,犧牲原則去與中共建交,那會產生什麽結果呢?這很可能給天主教造成嚴重的道德危機,使信徒喪失對教廷的信心,對天主教精神信仰形成巨大的破壞。

在對待獨裁政權的問題上,梵蒂岡曾有過失敗的歷史教訓。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為了讓華沙條約國裏的天主教會能夠「不”」,梵蒂岡曾設計了一個對付鐵幕國家的辦法──「東方政策」。這個政策的內容是:梵蒂岡停止對共產黨政權的公開批評,並與他們談判。

根據東歐國家後來的解密文件,教廷當年的「東方政策」,導致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東德和波蘭等國的天主教會差點被摧毀,讓共產黨占有並操縱了各個教會,剝奪了天主教人權人士的權利,共產黨特務甚至以宗教名義滲入梵蒂岡。幸好當年有一些東歐主教挺身抵制東方政策,例如波蘭首席主教維辛斯基,以及後來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匈牙利總主教敏真諦樞機因為抗共,曾被教廷褫奪其總主教的職位。

天主教歷史上最光輝的一頁,是自1962年梵蒂岡會議後,教廷開始引導各地教會支持爭取人權、公義和民主。因為教廷認定,只有支持民主政制,才能確保福音的傳播。此後,天主教國家掀起一股民主化浪潮。於1978年被選為教宗的若望•保祿二世,更是大力支持信徒與共產黨政權抗爭,被美國總統裏根稱贊為「
結束共產專制統治的英雄之一」。

 

讓千千萬萬的人民享受民主和自由,這難道不是聖神的德能及效果?然而,將若望•保祿二世冊封為聖人的現任教宗方濟各,並不打算繼承那位前位推動民主的理念與事業。好在中國還有很多不願失去靈魂的天主教信徒,他們不願把自己交給一個與自由信仰為敵的政府。既然他們都堅守信仰不害怕,為什麽梵蒂岡要投降?


在信的人,凡事都能。」筆者相信,那些不肯盲目跟隨梵蒂岡起舞的中國地下信徒,即使因違反旨令被教廷驅逐,他們也會以超越的視野貼近天父的胸懷,因為他們的獎賞不是來自包括教廷在內的人世,而是來自天上。


 

原載香港《爭鳴》雜誌2017年2月號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