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50期 50

芥子50期 - 我的左右眼 (譚愛梅)

我的左右眼

譚愛梅


 

十年前,我的意裔美籍眼科醫生,離婚,再婚,為了養新老婆。還要付出前妻大筆的贍養費,他想賺取多些醫療保險,竟然利用我三十年衷心耿耿,相信他,跟隨他的傻勁,嚴重傷害了我的右眼。

不過,奇怪的是早在這事發生的半年前。有個早晨,我正在聚精會神的畫畫時,一個小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You are going to rely on your left eye heavily. 」我很納悶,我不明白,因為,當時我的雙眼視覺非常好。

那天,當他把我眼睛像往常般檢查完,在一切良好的情況下,也寫好了配眼鏡的度數單,正要起身離開檢驗房的轉椅時,他毫無來由的說現在很多保險不好,都不給足醫生的醫療費。我卻答說,我的保險非常好,都給足。他聽完之後,叫我等等,他匆匆跑到另外一個房間,又匆匆回來。說要再做另外一個檢查。我不疑有他,就乖乖聽他指示,坐上檢驗臺。沒想到他是以強光照射我的雙眼,我的右眼因為強光照射,本來因為血壓高的關系,眼壓也很高,應該是小血管有個小缺口,經過強大的光照射之後,血管扭曲爆裂,血液流出,導致眼球中心全黑掉。事情發生之後,我非常生氣,因為我的藝術家的工作,需要一雙非常健全的眼睛,而且我還已經跟他三十年了,他也知道。

我很快意識到眼科醫生的企圖,堅決不去看他介紹的另外一個眼科醫生,難聽一些,就是「同謀」。

我把我意識到的整個事情寫出來,把它寄給我的眼科醫生,要他給我一個明確的交代,他没有回信。半年之後,我先生回去檢驗他的眼睛時,他的整個醫務所已經轉讓給另外一個醫生了。

眼睛是個很精密的人體器官,我回芝加哥之後找了一個很有名氣的醫生檢查,並告以前因後果,他根本沒法查出我的問題。也無法接受我瞎了半個右眼的事。我明白人的有限之後,決定再也不尋求公道,再也不看眼科。每年只找好的驗光師幫我驗光。配眼鏡。

我原本以為人體有自愈的能力。以為再久,一兩年之後眼睛必然可以恢復。更因為,看到聖經上記載耶穌和他的門徒軀魔治病的事例無數。就說現在疏效平弟兄和王敬弘神父的軀魔治病,聖神內治愈的事例,神修小會會友陳懷臺的有過的神聖治愈,更加上世界各地顯聖的事跡。而我自己也曾經經驗過聖母的救恩,所以,我相信,我求我的眼睛也必然會有完全恢復正常的一天。

但是,現在已經十年了,我的眼睛的視覺的確有恢復60-70%。可是,恢復得並沒有像聖經上描述的那麽快,瞬間治愈。這期間,我不斷的求,卻不明白,為什麽那麽慢?現在,回想一下。這段時間,天主一直在磨練我,天主磨練我的是什麽呢,像我這麽遲鈍的人可以想到的,就是主讓我慢慢學會「原諒」。前一兩年,我一想起我的眼科醫生,就恨得牙癢癢的,希望他有個很不好的報應,因為我在他的診所時,看到不少別的病人,也都憂心忡忡的,我應該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但是每次有此念頭,馬上又有一陣guilty的感覺,一個基督徒,如何這般詛咒別人?

如此反反復復。又過了幾年,大概是修行稍有進步,我開始不再那麽恨他。我開始原諒他:我想天主在他最後的日子,會為這事做出公審判的,似乎我希望他會被處罰的意願,有點多餘。

因為,眼睛不是那麽敏銳之後,對我繪畫的方式,也有不少改變。我開始思考,是否不要只是從顏色的精確,互配著手。是否該在表現真性情上多思考些?或者畫法不要如此精確。很多大師的畫,都是隨意而非精確。

我想,天主必定還在歷練我。

最近,像往常一樣,我念完早禱之後,又蓋住左眼,只用右眼看著前方的聖像,看到的都是扭曲著線條的耶穌和聖母像。就像現代畫(modern art) 般,讓人猜測,看久了,竟然看到了很多不同的感覺的耶穌和聖母。和正常的左眼,看到的大有差異。我忽然悟到,聖經上,讓我們不要輕易判斷別人的話語。因為,即使長在同一個腦袋瓜的兩個眼睛都會把同一個事物,看出那麽多不同的影像。而到底那一個才是我能夠大聲的說:「我知道這就是真正的他!」

已經將近十年了,我的右眼,還是沒有完全恢復。我想,天主會把它完全恢復正常的。當那時機到來,當我的「靈」「魂」「體」都修煉到天主滿意的時候。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